棺材洞里的守洞人,平坝苗族奇特崖葬延续上千年

死亡,是真正人人平等的事情。但不同的民族,对待死亡的态度,不尽相同。汉族人讲究入土为安,藏族人选择把亲人天葬、水葬等。在贵安新区齐伯乡有一支苗族,他们的丧葬方式是把逝者的棺木抬进洞穴中洞葬。很多人对死者敬而远之,而苗族人刘朝先每天守在棺材洞中,守护着567具族人的棺木。

人说入土为安。平坝桃花村的苗族同胞不这样想。从唐代以来,这里的刘姓人家开始把祖先的棺木抬进高高的崖洞,把躯体悬在幽深的山崖洞穴,将灵魂接近蓝天和绿树。最后一具棺…

图片 1

人说入土为安。平坝桃花村的苗族同胞不这样想。从唐代以来,这里的刘姓人家开始把祖先的棺木抬进高高的崖洞,把躯体悬在幽深的山崖洞穴,将灵魂接近蓝天和绿树。

桃花村不是桃花源

最后一具棺木抬进不到一年

洞葬,曾经是苗族主要的丧葬形式之一,如今已慢慢成为历史。我们寻访葬洞的过程,就像发崛埋藏在土层中的瓷片,拨开层层泥土,探寻它曾经的样貌。葬洞在距平坝城区20多千米的桃花村,虽然葬洞听起来阴森恐怖,但桃花村却是个诗情画意、极具象征意味的名字。我们开着越野车,在喀斯特峰丛中蜿蜒向前。地洞内567具棺木按家族支系安放在不同区域。病重而逝的族人需安放在葬洞的最深处。

崖洞葬在西南并不为奇,贵州分布犹广。让人称奇的是平坝苗族的这一古老丧葬习俗,历经岁月更替,没有间断和改变。跨越唐、宋、元、明、清1200年的历史。至今,这个古老的习俗犹如一段完整的历史,被整齐地安放在距平坝县城约20公里的桃花村下坝苗族棺材洞.

途中,向导忽然示意司机在一座山的半山腰停车。远处削壁千刃的山峰中,隐藏着一处细小的洞穴,让不起眼的峭壁看起来就如独眼巨人一般诡异。山峰下是深不见底的峡谷,两条河流在谷底交汇后,无声无息向东流去。

最后一个棺木在去年12月被抬进棺材洞。桃花村村支书杨怀珍告诉记者:“死者为桃花村原村支书,是自己的丈夫,名为刘潮生,享年50岁。”

初到桃花村,眼前的景象让我有些失望:没有桃花树,不见落英缤纷。村庄中央是一个群山环抱的小广场,场上尽是黄土,几辆推土机在来来回回平整土地,几个工人挑着竹篓运送土方。据说桃花村将要发展旅游业,要在这儿修一个停车场。

杨怀珍说,丈夫“上山”那天还举行了奇特的祭祖仪式。66岁的老“鬼师”刘新知支持整个议事。杀牛、猪和鸡,数百刘姓族人从六寨聚集而来。阵阵笙歌,妇女们围坐在地上雕花刺绣。“鬼师”边念边喊,请来先逝的“祖宗”吃好吃的,告诉他们又一位族人来了,请大家来把他“接”去。接着,大家吃了、喝了,壮年男子就抬着棺木上山。不知何时起,桃花村的刘姓苗胞就兴起这奇特的祭祖仪式,并延续至今。

向导指了指停车场旁边的峭壁说:棺材洞就隐藏在环绕广场的群峰中。他找来一位正在推土机旁挑土方的村民,他叫刘朝先,是村里的文物协管员。他从裤兜里掏出一串钥匙。这串钥匙是通往棺材洞的通行证。

据村里的老人说,以往,桃花村的刘姓老人死后多葬在棺材洞内。随着时间推移,埋葬方式可自由选择。在“城里”表示要崖洞葬,而在“乡下”则表示选择土葬。老人、儿童以及进入刘家的媳妇都有资格进入“城里”。奇怪的是,大多数人都喜欢在“城里”,都说里面风景好。一位人类文化专家这样描述:“放进去,一个生的希冀,一个死的宿愿,形成了一种苗家人文化。试想,有什么比叶落归根的意愿更强烈?”

刘朝先打开一扇后人修建的铁门,沿着悬崖边的百步阶梯盘旋而上。眼前的场景,很难与葬礼联系在一起,直到走到阶梯的顶端,葬洞的一角露出黑压压的棺木。

每年清明,这里都要举行隆重的祭祖活动。用土漆将先人的棺木漆亮。由“寨老”宣布“族规”。最后,所有族人在山上吃“社饭”。

图片 2

桃花村800刘姓人这里安息

  • 首页
  • 电话
  • 文物考古